Add

五月二十五日,雨

這是我來到了加拿大幾個月所寫的,亦是我唯一的文字創作。那時一個人來到這陌生的地方,終日都在找精神寄託,於是在看了幾篇痞子蔡之後,便手癢寫下了我這一篇。現在重看有點很幼嫩的感覺(可能現在再寫也不見得會成熟多少,哈),但也算是我的「作品」之一,所以亦放到這裡。我在寫的時候用了一個頗為特別的手法(自己說的……),熟悉我的朋友應該會看得出來吧。


五月二十五日,雨

 今天的雨很大,我很久都沒有嘗過這樣大的雨了。大雨令氣溫也下降了許多,讓人彷彿回到了冷冷的冬天。其實今天的雨是下午才開始的,儘管如此,整天的天空都像蓋上了一張牛油紙,濛濛的,悶悶的,就像我的心情一樣憂鬱。究竟是天空令我憂鬱,還是我令天空憂鬱呢?我並不知曉。我為甚麼憂鬱呢?我自己知道嗎?或許吧。

 我今天的生活跟平日沒有兩樣,也像昨天前天一樣一早便坐巴士上學去。我想唯一特別的是我在巴士站踫見兩個人吧。一個是跟我很要好的韓國同學阿亨,而另一個是理論上應該和我更要好的阿俊。為甚麼只是理論上呢?我想是因為他每天都比我今天還要憂鬱吧。今天阿俊在巴士站看見我,便立即隨著他那個出現了不到一秒的驚訝表情轉身而去,而我亦被阿亨的一句「你們不是認識的嗎」弄得啞口無言。聽說阿俊上的那一班數學課,今天有一個測驗,可能這是令他憂鬱的原因之一吧。我自己對不多說話的他的確不大清楚,但卻知道今天的測驗是跟阿俊一起上數學課的阿聰的死刑,他是這樣說的。我實在有點好奇,他怎看也不像貓,但怎會死了九次也死不去呢?

 中午的時候,我如常到了飯堂享用學校快餐部的垃圾,今天還有忌廉蘑菇蛋水呢!飯堂亦是讓我接觸其他香港同學的地方。而他們之中較為特別的可算是阿文了。他是我們當中最遲來到這裏的,而他的性格絕對是阿俊,或者是我的相反。在我的印象中,他好像從未曾憂鬱過,是個典型的樂天派。常掛在他口邊的都是快樂的事,沒有很多事能讓他擔心。而他常常說的快樂的事,或者間中一些擔心的事,都和他的女朋友有關的。就好像今天,阿聰拿了他的記事簿要看他女朋友的照片,他便吵著鬧著要拿回,誰不知他的嘴角已出賣了他呢!他那種高興真的是發自內心的,我想模仿也模仿不來。與其說我羨慕他,不如說他有點令人討厭好了。但我卻有點想不通,阿俊也是有女朋友的,為何阿文可以因為女朋友而這樣快樂,而他卻比我這個獨行俠還要憂鬱呢?我想我都應該找個女朋友試試才會知道吧!

 對今天的雨沒有準備的我,放學時只好望著安坐在車子裏的同學,獨個兒冒著大雨走回家去。黑黑的天和大大的雨像在壓著我似的。我很想從這憂鬱中逃出來,我真有點怕有一天自己會變成阿俊那樣,成為憂鬱的代表。但我可以怎樣做呢?我回到家裏,洗過澡後便跑到床上睡一大覺,這便是從不憂鬱的阿文告訴我的方法:「不要想太多」了。

Chapman – 上午 02:55 26/5/1999

No comments yet.

Respond

get in on the action.

* Required